对杨晓培行来讲,你在你不精通您的同性好相恋

作者:影视影评

在香奈儿小姐的几度推荐下,终于是看了这部《盛夏光年》。电影没让我有多少感动,却勾引出来了一些相关又不相关的点点点。

我的内心一直有一股伪文艺的情愫。

如果你是直男,你在你不知道你的同性好朋友是喜欢你的情况下,你会用ML去挽留他吗???!!!!

  
很台湾,很文艺

就像我看到这个名字一样,盛夏光年。两个简单的词而已,却能够勾动我内心的小宇宙。

用我直男的直觉,no way...

  
开篇就是很明显的“台湾、青春、文艺”片。对于台湾式的小清新,最初也曾经很感动。从陈绮贞的《让我想一想》开始,至今却大有泛滥、模式化的意思,音乐,电影,杂志,有关于“文艺”的种种种,全部散发同一种气息,营造同一类意象——忧郁,寂寞,纠结。是风格,却也沉闷。所以,让我选我情愿看老一代的台湾片,庸俗平凡,琐琐碎碎,可这就是最真实可亲的,我们的或我们前辈的生活。一粥一饭,地球照转。是文艺片却没有新一辈们苍白的文艺腔。

故事是从花莲小镇海边的小学堂开始讲的。

男生只要不喜欢,那里是不会有生理反应的!!!!清醒点,各位...

台湾本就是个潮湿、闷热之地,什么东西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久了都是要发霉的。这轻飘飘的“小清新文艺”,早晚会被附庸的湿气坠的飘不起来。

“行星就是绕着恒星打转的”。国小老师的这一句话,似乎印证了康正行和余守恒的命运。暧昧的一点是,到最后,我分不清谁是行星谁是恒星。会以为是正行,可是,守恒的生命,亦离不开正行。

如果真的只是单单喝醉酒才把自己的好朋友上了,那哪天守恒又喝醉酒然后把他老妈和他家的小狗也上了....oh,shit,糟糕....不可能的嘛...

  
同性爱

守恒是坏孩子。于是,班长正行就被老师规定作为守恒的朋友。对于正行来说。守恒一开始就是和别人不同的。

所以守恒一定是喜欢正行这个肯定没错的...现在问题是,守恒同时喜欢正行&慧嘉,更喜欢谁?

  
高中毕业的散伙饭上,一个戴眼镜短头发的女生为了同桌那个长发优秀的女生喝醉,痛哭。她们从高二到高三一直同桌,她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我不知道,只知道长发女生一直男友不断,短发女生曾经为她痛斥过她高中时代最后一个花心男友。那个时候我对同性爱还一无所知,只是隐隐觉得她对她那种无以复加的好有哪里不对劲。这大概是我20多年的生活中,离同性爱最近的一次。

从故事的一开始。康正行的眼神,似乎就看穿了余守恒的寂寞。他从一开始就爱上了这个形单影只、一脸倔强的男生。有人说,正行是因为迎合了守恒的寂寞。守恒,真的是出于寂寞么。

正行这种脑子比守恒好一百倍敏感一百倍的人,还得需要跟家慧开fang,去图书馆看书找论据,需要一段大时间才发现自己跟守恒的感情早已超越友情....

  
其实,她们是不是同性爱不好说,十几岁的女生那种异常紧密的依赖,真是和恋人看起来没什么分别。那个时候,我不是很喜欢那个长头发的女生,因为那晚散伙后大家一起回家,她并没有搀扶那个为她哭的女生,甚至脸上显出嫌恶,不耐烦的神色。这让我暗暗为那个短发女生不平,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一个对她比对自己都好的人这样?厌烦男友了就去找她,复合了就自顾自的和男生亲密,如此反复。

空旷的海边,操场上,突兀的课桌椅,独自趴着的男生。对于守恒,是梦魇。对于正行,是牵挂。这是在老师规定前发生的事情吧,守恒剪了彗嘉的头发,在课堂上。那个彗星一样出现的台北女生。

反观守恒,虽然内心很敏感,但不可否认的是,守恒的脑子太简单了,他根本没去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不会去思考,然而却在和二选一的游戏中,感情细腻的正行的问题让守恒意识到这个问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守恒绝对不希望失去正行,所以他才和家慧分手,and then 酗酒,然后飞去找正行,and then发现正行和家慧抱在一起,and then出车祸,决定用ML去向正行出柜...

  
还有一次,是上学期的事。因为搬宿舍的缘故,大伙一起去食堂吃饭。席间小溪同学被开玩笑,说道某女生暗恋她。全场皆当这是个笑话,就我一个人开始认真的疑惑,于是被众人笑居然分不出这是玩笑。一切皆有可能,尤其是和人相关的事。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而且我也觉得若是某女果真暗恋小溪同学,也是有充分的理由的。

“康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郊游的路上,余守恒从后面跑上来。对领队的正行说了这句话,迅速跑开。这是守恒第一次认同了正行。

其实这里,守恒是不是喜欢正行早已表达清楚,李安大导演说过:“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断背山,只不过要看你什么时候遇到那个他而已....”

  
李安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断背山。我相信。有些感情,尤其是青春期的那些嫉妒心和占有欲、保护和被保护……,不细想,也就不痛不痒的过去了。但其实那些和爱情里同样的感情有什么分别?不过就是对象是同性而已。就像电影里那样,守恒会因为正行不再身边而打不好球,会因为听到正行有喜欢的女生而沉默。我们也常常笑骂一个人“有异性没人性”,不是吗?同性爱(没上升到性的层面)其实也没那么遥远,只是多数人从不自觉而已。

“你不知道,刚你不在,我打的很烂诶。”花莲高中。沸腾的球场上,校队主力的余守恒永远是女生的焦点。他有一个习惯,必须康正行陪在球场边看他打。每次进球,都会回头对正行邪邪的一笑。

其实在官方访谈里面提到,守恒也把慧嘉也上了,之后再把正行也上了,但最后他却跟家慧分手了,嗯嗯,太露骨了,导演明显是个闷骚男,太露骨,盛夏光年就纠结不了世人了....(举手)为啥不把守恒上慧嘉这段放到删减部分里面而放在访谈里面?看完访谈后发现,访谈监制是陈正道大导演...闷骚男闷骚男!!!

北京PK10, 

“康正行,我们翘课去台北好不好。”这是彗嘉说的。搭着小火车,孤男寡女去了台北。入夜,该发生什么,很是正常。紧要关头,或许是想到了余守恒,康正行转过头,将自己一个人锁在了厕所。我愿意这么认为,他是想到了守恒。

正行确实是一个很压抑的人,对自己以外任何事物都不确定(包括守恒),因为他从小就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得听别人的,老师叫他跟守恒做朋友,他就去做小天使,老爸叫他不要和有的没的的人一起玩,他也不会去跟老爸抗争说:“他和守恒一起玩很开心...”就连他明明知道自己很想和守恒做好朋友,但也是等到守恒跑到他跟前说:“康正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他才肯定守恒跟他自己做好朋友...(艹,什么人啊,正行有脑子,但很糊涂...一点安全感都没有,概率论学得不好!!!)...说了什么多,正行是什么人,导演交代得很清楚,正行就是一个你不把话说清楚,他就什么都不敢肯定的人....大概连导演也受不了这种人,所以到最后要借慧嘉的口说:“
你们两个把话说清楚...”

爱和寂寞

“说好了,念同一个大学。”广阔平整的稻田,远处的山脉,笔直的田间水泥道,单车上一前一后的两个大男生。余守恒对康正行这样说。或许是我内心伪文艺的情愫再次爆发。对于这个场景,我总是澎湃不已。那一整片的稻绿。

(吐槽:马的,这导演也把正行这个角色写得太欠抽了吧,不过生活总是会有这种极端的人...╮(╯_╰)╭)..

本文由北京PK10---首页-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