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和张艺兴所代表的宗教来了,剩余的王宝强

作者:影视影评

一部电影,在我看来融合了:野蛮,理智,宗教,科学四块基石。这四块石头既是人类文明史走过的历程,又是现代国家所不可缺少的。

从此小岛上的人们开始慢慢陷入了宗教式的狂欢,而且这个时候出现的病号服和黄渤的发型不就是典型的“宗教狂热”吗?而有了这层“宗教”后人们的胆子也开始变大了,这时候竟然敢寻这声音去窥探究竟,但真相往往对“宗教”往往是残酷的,反过来“宗教”对真相也极具残酷之能事。

剩余的王宝强团队被迫成为于和伟模式的生产者,然而于和伟的“放水”(加大货币的供应量)最终也导致了体系的紊乱。最终王宝强和他的越来越少的支持者,选择了抢劫,这是我们熟悉的历史故事。茶马交易的效率和互信毕竟是难以维持的,荒岛上人民显然还处于“坐不稳奴隶状态”和“吃不饱饭”的贫瘠。毕竟,黄渤和张艺兴是主角,他们有着一定程度的光环,迅速使得荒岛向宗教和科学两个新时代突变。

王宝强所扮演的小王代表了野蛮和暴力,于和伟代表了理智和经济。最开始是王宝强占了上风,毕竟暴力是有很强的威慑力的。但渐渐的,胜利的天平就朝着于和伟的理智倾斜过来了。不过理智也有着自己的局限性,最起码,他没有很强的自保能力,所以在暴力入侵的时候被摧毁了。(这跟古希腊的民主城邦却挡不住古罗马的长矛何其相似)人们扭打在了一起,失去了希望。这时候,黄渤和张艺兴所代表的宗教来了。(公元325年尼西亚会议,也就是在那次会议中,规定了耶稣基督的生日是每年12月25日)那一束光就是黑暗中的希望,它具有很强的精神指引作用,即便处境很艰难,但它给人们带来了微笑和勇气。但这同时也给黄渤和张艺兴带来了他们从没有品尝过的权力的味道。一开始,他们两个人都被权力侵蚀着。当他们俩和王宝强看到了代表科学的邮轮时,他们选择了站在宗教这一边。之所以说邮轮代表科学是因为它每十二天(非常规律)会经过一次那个岛,但人们就选择无视,明明是轮船的汽笛声他们却装作不知道。这就像那些科学定理一样,它们一直就在我们身边只是我们在历史上一直选择无视。王宝强这时候不再代表暴力和野蛮了,他代表了文艺复兴的黎明前的黑暗,宗教再也不单单是人们精神上的寄托,它成了阻力,就像它把布鲁诺烧死在罗马的鲜花广场上一样。我觉得此时的王宝强所代表的有种伽利略的身份,就像伽利略晚年不得不象宗教低头一样,王宝强面对那些暴民,也不得不违心的说自己没有见过邮轮。而最后黄渤和张艺兴的决裂就像新教与天主教的决裂一样。虽然这场决裂没有像三十年战争那样血腥和暴力,但多少有那么一丝味道。最终黄渤所在的新教用一场大火(文艺复兴)拯救了所有人。

北京PK10,evie �zI/�� �e "К�!

北京PK10 1

今天看了黄渤自导自演的电影《一出好戏》,突然有感而发…(有剧透)

这时候第二个颠倒镜头出来了,现实社会被王发现,却因为宗教的洗脑而被说成是异端。从此这个世界又反了过来——

作为人民艺术家的黄渤,其导演的《一出好戏》,果然与“人民”密切相关。《一出好戏》,其实又是《一出好梦》,黄渤以设计巧妙的渐变形势,简便的将人类文明史粗略的上演了一遍,作为温软版的思想实验,对于当前中国观众还是可以起到有效的心理按摩。原始人一再走出非洲,终于在数千年前从石器时代突破进化到文字文明时代,进化本身就是异化过程,阶层固化、分化、逆袭成为文明史主题,生存作为第一本能,以食物、土地、秩序、政治、战争、宗教、金融、艺术等诸多彼此交缠的方式呈现出来。秩序和技术在相当程度上对于内部成员加大异化的趋势,荒岛上的生存图景与都市社会里的职场途径,即便有表征上的不同,然而实质上依然指向永恒的套路,个体的自由很难不影响他人的自由。但是,黄渤还是很善良的,他有爱情和良心,最终《一出好戏》给出了全员回归的大团圆结局。

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则是在几个屌丝喝完茶实在觉得无聊的情况下应朋友之邀才去的电影院。

区别在于,他本来只想和黄渤一起回,而最终黄渤背叛了自己的私心,选择公开真相,所以只能说还是善良的黄渤将这一出好戏唱出了大欢喜的结局。于和伟写给张艺兴的契约,也在滔滔大火中化为灰烬。异化的张艺兴,回到公司之后将会如何呢?从荒岛回到现实中的诸位难兄难弟,是不是一样还得戴上职场人的面具,继续在秩序中讨生活?从荒岛到都市,无非是从一种异化到另外一种异化,不够充分的秩序回到更为均衡和充分的秩序,从相对容易的逆袭到阶层升迁极其困难的现代社会。人类社会的终极异化结局,无非就是在资本、权力和金钱、科技的游戏中,每个人找到一个动态的位置。安心或者不安心,做一个螺丝钉,或者可以思考的芦苇,或者一个好人。

在这里要提一提张艺兴的演技,我本来对这些小鲜肉的存在都是嗤之以鼻的,但本片中张艺兴还是很好的演绎的一个在利益面前转变心性的一个存在。至少本人觉得可圈可点。

在经过最初几天的无政府状态之后,大家推举退伍军人出身的王宝强担任“头目”,毕竟他有一定的野外生存经验。王宝强作为“有力者”,可以带领大家解决基本的食物问题,他的领导模式也是简单、粗暴、直接,可以比附的是商纣王、秦武王和西楚霸王,以蛮力宰割天下(即便是一个荒岛)。在此阶段的求生,相当于采集、渔猎为主的远古部落时代,完全无法满足众人生存及发展的长远打算。王宝强野蛮对待心怀不满的“异端”,激起于和伟的分裂。王宝强的“统治模式”本身并不自洽,他是在部落时代采取了奴隶制,必然走向失败,进化-异化都无从谈起。

本文由北京PK10---首页-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