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水蜜桃都不给猕猴,小编在被五叔们罚了没

作者:幽默笑话

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唐僧。刚从西天回来,现在都还感觉有点累,我本说走回来就行了,猴子偏要拉我坐云彩,也不考虑我有恐高症。吐了几次,没敢吐云上,怕猴子回头叫我给他擦云,这猴子,又不知跑哪去了,真是个管不住的主。观音姐姐给我织的围巾给风吹跑了,回去都不知道该怎么交代,说是瞒着如来请了好几天假给织的,多厚一片心意呀。听说大家都在这晒太阳,人挺齐,我就过来看看大家,久了没见,怪想大家的。 我是一个孤儿,是寺里的叔叔们把我给拉扯大的,叔叔们对我都挺好,虽然有些唠叨。寺里的伙食不太好,没什么油水,吃不到肉。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三五月份,叔叔们要去山下讲课,开什么函授班之类的,回来总能带好多好多的西红柿和鸡蛋。那是我最快乐的日子,虽然有件事我一直觉得很奇怪,就是西红柿炒蛋的味道总不一致,不过我总是吃的很高兴。 我离寺出走的想法是在四岁的时候下的。那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一个人在树下看蚂蚁,正看得无聊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唱歌,歌声可好听了,我觅着歌声寻去,就见到了小红。小红是隔壁尼姑庵的。从那以后,我就天天和小红在山上一起捉迷藏,玩泥巴,看蚂蚁,直到一天叔叔们把我拉走,阿姨们把她拉走。我哭得可伤心了,我哭啊哭,哭啊哭,一直的哭。小红也哭,哭得比我还伤心,因为我抢了她的布娃娃一直没有还给她。小红后来转庵了,我在被叔叔们罚了没吃几天鸡蛋后,也停止了反抗,停止了哭泣。可是我的心里已经作了决定,一旦我长大,一旦我吃腻了怪味鸡蛋,我就离寺出走。 终于我长大了,我却没有鸡蛋吃了。世道艰辛,盗版猖獗,寺里的书再也不能象从前一样卖得起价钱,出去卖书的师兄弟回来这么说。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和尚的力量是巨大的。饿了三天之后,大家聚在一起开了个大会,做出了寺院有史以来最大的决定:做盗版书籍!虽然是盗版,我们的调子定得可高,要走就走专业化路子,出佛书,出更多更好更精更深的盗版佛书,智慧禅师提议的出三级书的建议,被我们不不太坚决但是也终于否决了,阿尼陀佛,可真是罪过罪过。那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那么多的和尚热血沸腾,踊跃发言,为了寺院更美好的明天出谋化策。我一直举着手,可一直没轮到我发言,在惠静师兄提出选人购书的时候,会场静了下来,就剩下我一个人还举着手。 我好久没有逛过街了,街上可真热闹。好多好多的人,好多好多的女孩子。我见到了我有生以来都没有见过的那么多的女孩子。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走到一环路和长安西路的交界处,日头已经偏西了。我不想回去,回去也是饿着,回去还得挨骂,我也不能回去,事实上,我已经迷路了。继续走下去吧。我问路边的一个小姑娘,哪里才能买到好点的佛书,她一个响指,说:西天。那样子可真酷。顺便说一句,她就是观音姐姐。然后她突然在我眼前失去了踪影,一块香蕉皮把她给绊倒了。 西天大概很远吧,村民们都这么说。那么伙食盘缠是个问题了,倘若能带只猴子,一路猴戏溜着过去,或者能够好些。于是在我经过一座山前,我和一只躺在石头上晒太阳的猴子谈好了交易。我绝对没有骗他,事实证明,西天的香蕉是比花果山的香蕉是要好吃一些,而他,却绝对不是一只本分的猴子,从没有表演过猴戏给我赚过一分钱。总算他偷了一匹马给我骑,找了个沙和尚挑担子,还偷了头猪准备路上烤乳猪吃的,没想那猪会说话,说自己是神猪,吃不得,还得养着他,真是亏大了。 一路上感受颇多,人民生活可太苦了,有多少人从小到大就没吃过糖呀,一听说我是唐僧,估计给听成糖身了,眼一个个都冒绿光。几家有钱的大户便烧了几锅热水,请我轮流着去洗澡,说是不能吃到糖的身,喝喝甜汤,这一生可也不枉了。我也不能多解释呀,说明白了多打击他们,正好一路风尘,洗洗干净也好保持形象。说起来,旅游可真是个辛苦的事,哎。 般若什么的经书拿回来了,一直没来得及出盗版,没办法,都是外国文字,可不容易请人翻译。总之我是不管的了,现在好歹算个名人,周围走走穴演讲演讲旅游见闻什么的,油水还是挺丰富。有个事还得拜托大家,想我现在虽然有了老挝缅甸越南印度等等多国护照,钱不老少,模样端正,身体健康,年轻有为,事业有成,可至今还是孤身一人呀。我和观音姐姐?那是绝对纯洁的姐弟之情绝对绝对的清白,大家不要乱猜。一句话,请各位貌美如花腰缠万贯的小姐太太阿姨太婆们,等等,太婆还是算了,有意者请寄信至西天雷音寺东院二栋五二一室观音姐姐转交。 先和大家说到这里,我还有事,下次再见了,各位保重。

北京PK10 1

   话说猪八戒一路保师傅唐三藏西天取经,心中却一直都忘不了高老庄的美娇娘。八戒老想着散伙,他的态度自然就磨磨蹭蹭、出工不出力。因此,八戒没少被他的大师兄孙悟空教训。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是一只猴。

   这一日,八戒被悟空逼着去化缘。八戒好不容易找到了一片桃林,看着桃树上红艳艳的桃子,他忍不住骂道:“你个泼猴,竟让俺老猪来化缘,摆明了欺负你猪爷爷!师傅也真是,也不给这猴子多念几遍紧箍咒,省得这弼马温老是折腾!”望着桃子,八戒心念一转,“嘿,让你们欺负我,我就在这吃饱了再回去,饿死这猴子!嘿嘿,回去之后,一个桃子都不给猴子,馋死他!”

你知道猴子的寿命能有多久吗?确切地告诉你,猴子一般能活20多年。而我已经活了800多年了,因为我不是一般的猴。

   八戒吭哧吭哧爬上树,却没想到,这小桃树那里撑得住他,八戒踩着的枝桠被他一脚弄折了,从树上掉下来的八戒眼冒金星,昏了过去。

在花果山的日子真是逍遥自在,每天被猴子猴孙们簇拥着,和六个结拜兄弟谈天论地、吃喝玩乐,闲着无聊还可以去打打其他妖怪。


被压在五指山下的这五百年,我每天只能做一件事,那就是回忆。“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为何你还来,波动我心跳……”咳咳,原谅我的五音不全。

北京PK10,   待八戒醒来,已是天黑时分。他揉着脑后的大包,破口大骂:“这该死的桃树,竟敢让猪爷爷摔下来!还有那猴头,天都黑了还不来寻我,看我回去怎么和师傅说他!”八戒边说边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带些桃子回去,这是他才发现,他原来所处的桃林,已经换了面貌,取而代之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高耸如云、闪闪发光的“柱子”、四处飞快移动的“铁盒子”,还有穿着奇特的人。八戒心中暗道:“这究竟是何地,竟有如此不同寻常之景?”

想象一下,一只天性顽皮的猴,困在这个石头山下,心情能好到哪里去。为了不把自己搞抑郁,我回忆过去的每一天,从出生到学艺,从上天做官到大闹天空。期间的欢乐与痛苦,我都细细品味。或许是冥冥注定,或许是造化弄猴,现在的我和过去不能同日而语了。

   八戒想:“此处如此古怪,还是早早回去找到师傅还有猴子好生说说,说不得这地方就有妖怪!”想着,就欲腾云驾雾而去,没想到八戒却在原地没有动。见法术失效,八戒心中惊恐,又试了几次,仍然没有作用。

有一次,观音姐姐来找我聊天。我好喜欢她,长得漂亮、声音好听,最重要的是有求必应。

   没办法,八戒只好带着心中的惊惧,拿着九齿钉耙往人群中走去。人们似乎对八戒的样貌并不讶异,只是多看了他几眼,八戒倒是笑了:“这地的人倒是奇特,寻常人见到我,都哭着求我不要吃他们,怎么他们这么平静。” 八戒这一笑,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诶呀呀,你这个人怎么回事,cosplay猪八戒也就算了,怎么还在大马路上笑成这样,你吓到我的乖孙怎么办!”一个老太太指着八戒的鼻子骂道。老太太的小孙子在她身后,偷偷地探出头来看八戒。

我对姐姐说:“好姐姐,求求你,把我从这里弄出去吧。如来那厮欺负我猴子的智商低,哄我,把我压在这里快五百年了。”

   八戒对此地的人抱着不能得罪的心理,连连拱手:“这位施主,对不住对不住,俺老猪不是有意的,还请您见谅。”见着八戒服软,老太太也不再多说什么,拉着自己的小孙子想要绕过他,可是没想到小孙子挣脱了她的手,跑到猪八戒面前,“猪八戒叔叔,猪八戒叔叔,您取经结束了吗?齐天大圣呢?您怎么一个人在这儿,是遇上厉害的妖怪了吗?我能去帮你们打妖怪吗?”

“善哉,善哉。压了这么多年还不长记性,佛祖是让你在此反思。”观音姐姐说,“佛祖并没有忘了你,不是还一直给你送吃送喝吗?”

   八戒被小孙子一连串的问题弄晕了,“小娃娃,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就你这个小身板,还想和我打妖怪,嘿嘿,俺老猪可是天蓬元帅,这天底下就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哪里就需要你一个小娃娃的帮忙!”

我听了就来气,愤愤地说:“啊呸!那老几给我吃的都是些啥?铁丸、铜汁,那能吃吗?等俺出去非找他算账!”

   老太太急了:“乖孙,快回来,你扯他的衣服干嘛呀,你看看,有好多细菌!快回来!”小孙子恋恋不舍地看着八戒,“猪八戒叔叔,我一定会好好吃饭,快快长大的,等我长大了,就去帮你们打妖怪!”他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递给八戒,“猪八戒叔叔,这几颗糖送给你们,等你回去,你把糖分给你师傅还有师兄师弟吧,我会快点儿长大的!”

姐姐有点生气了,指着我说;“你这泼猴!若不是这些东西,你早就魂飞魄散了。”

   八戒从小孙子手里接过糖,揣进怀里,“等我回去就分给他们,你放心吧!”小孙子被他的奶奶拉走了,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声音哽咽地喊着:“猪八戒叔叔再见!我一定好好吃饭,一定会帮你们打妖怪!”

我顿时无言以对,只好问道:“好姐姐,那我时候能出去呀?”

   八戒看着小娃娃被拉走,心里有些堵得慌,不过他一想到连小娃娃都知道他的名字,就开心起来,“俺老猪的名头那么大,连这些小娃娃都知晓。等我回去一定要跟那猴子比一比,看谁的名头更响亮!”

“待缘分到来,自有人救你出去。”说完,姐姐就飘然离去。


我望着姐姐的身影,挥了挥手,叹了口气。心想;你不是有求必应么,怎么这次就丢下我不管了呢?

   天色更黑了,八戒摸着自己空了一整天的肚子,决定去化些斋饭,他想的很简单,这个地方的小娃娃都知道他,更不论那些成年的人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商店老板的怒骂声传了出来,“敲什么敲,没看见关门了吗?瞎啊你!”八戒听到骂声,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道:“施主,贫僧从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经,天色已晚,还请施主赐些斋饭吧!” “神经病啊你,大晚上敲门也就算了,你还说这些胡话,什么取经,什么斋饭,你当你是唐三藏啊!赶紧给老子滚,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商店老板恼怒地大喊。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我对猴生快失去念想的时候,一个机会来了。

   这已经是今晚的第七次化缘了,八戒一无所获,他完全不了解这些地方的人为什么对僧人如此苛待,一个晚上只换来他们的骂声。八戒觉得这里的一切都很奇怪,无法理解的人,无法理解的事,他开始怀疑,“该不是那泼猴偷偷跟着我,听见我说的话,才把我弄到这里了吧!”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这等地方,别说是孙悟空,连玉皇大帝都没有见呢!

本文由北京PK10---首页-Welcome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